現在的位置: 首頁  情系杭電  校友文苑

匆匆那年,聆聽青春逝去的歌謠

2020年12月10日 ⁄ 校友文苑 ⁄ 字號 ⁄ 閱讀 10

「我常常渴念,過去的日子可以重來。

對生活有很多浪漫的設想與文字結緣
眼里便多了些許溫柔
筆下便多了些許浪漫
一草一木皆有色彩

作者:陳青藜1982級校友,原繁星文學社創始人之一

2020年秋于北京


那時的杭電,還是文一路上那個古色古香的校園,教學樓瓦當檐頭上的雕刻脊獸跟朱漆門窗相映襯,顯得古樸莊重,間或從工字樓走出抱著書本的女生,沿著小路穿過中心花園去東教上課,小蘭亭的檐下廊邊小鳥啁啾。就這樣春來、春去……

1984年夏天,系里的老師通知我去開會,是文學社成立的預備會,那時的我讀著統計學,床邊卻堆放著戴望舒徐志摩白朗寧夫人的詩集,文學成了夢想,成了心中的那顆朱砂痣,而后來作為職業的經濟學,在當時則是那粒衣服上的飯黏子。

因為熱愛,所以在文學社做什么都心懷感恩,仿佛那是上天恩賜的快樂,于是封面,插圖,刻版,需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,但包攬下來才知道很多事情跟想像中并不一樣,水彩畫出的草稿無法在蠟紙上體現,只能用鋼針筆直接刻畫,鋼針筆拿在手里不聽使喚,畫出來的線條不是跑偏就是生硬,如何都不能令自己滿意,好在有熱心同學的幫助,終于在計劃的時間內刻印完成。當散發著油墨香氣的《繁星》拿到手里的時候,興奮的心情比雜志本身更加令人記憶深刻,就像編輯部借用泰戈爾的詩在首刊上的題字:“我愛他亦不因為他好,只因為他是我小小的孩子……”

中間還出現個小插曲,負責文字的同學急匆匆地找到我,說找不到我名字里的藜,能不能用黎代替,我說沒問題,還提出是不是能用筆名,但大家商量以后還是決定用真實的名字。

這些插曲本來已經忘記,它們就像是潛藏在心靈深處的老根,忘了澆水也不會干枯,一旦灌溉便會破土而出……

離開學校這些年,時間沉浮在碌碌的日常里,文學夢跟《繁星》深藍色的封面一道在記憶里漸漸褪色,畢業帶回北京的幾大箱書籍,大多都已經微微泛黃,偶爾翻看,重溫讀書時的青澀歲月,也會心生感動,但大部分時間卻是無暇去回憶過去的片段了。 

2016年,幾個文學社的同學建了個微信群,群里發了些珍貴的老照片。看到照片,淡去的一切又開始變得生動,大家興致勃勃,從文學社的詩歌談到食堂里的大排菜底,從文二街的露天電影院聊到湖墅美味的生煎包…… 大家約定,一定要找個時間一起回杭電,重逢時再照一張同樣的合影。

初看春花紅,轉眼已成冬,匆匆,匆匆……每次聽胡德夫的這首歌,都會被深深打動,校園里一代一代新人成長,《繁星》已經成為過去,但天上的繁星依然閃爍,同窗的情誼也依舊綿亙不斷……




向日葵app应用下载-向日葵app在线-向日葵app在线观看-向日葵app在线官方下载iOS
×